经典回顾---玻璃行业现状分析2001年
 
 
专题介绍

引言:1992年到1995年,玻璃行业曾是经济效益非常好的工业部门。然而受利益驱使,那几年不合理的重复建设、重复引进给整个行业酿成了苦果。市场供大于求,企业间的无序竞争,最终导致了自1995年底开始玻璃产品价格一降再降,玻璃行业效益开始走下坡路。到1997年,玻璃全行业出现了超过13亿元的亏损。经过三年多的优胜劣汰,占全国产量近三分之一质量不高的小玻璃生产线关闭不少,供求关系得到了新的均衡,市场价格在今年回复到合理价位附近正常波动。

起死回生

1995年末以来全国玻璃市场曾严重失控,玻璃市场价格一度下滑到高峰期的一半到三分之一,企业间恶性竞争无度,出现了全行业亏损,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之一虽然可以归之于国家的宏观调控,但玻璃行业自身的发展失控则是最根本的原因。

近20年以来,我国的经济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但在经济发展过程中难免会出现一些问题,导致我经济发展在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过渡过程中不会一帆风顺。平板玻璃属于基础性的原材料,自然与国家宏观发展政策有着密切关系,国家的宏观调控必然会引起玻璃市场的波动。

邓小平1992年春季南巡讲话之后,经济建设和改革开放的步伐加快,直接促进了中国房地产建筑业、汽车工业和装修装饰业的大发展,为平板玻璃产品提供了十分宽广的市场。特别是房地产高潮期间对平板玻璃的需求急剧上升,使整个行业摆脱了1989~1991第一次危机时的市场疲软状态,使全国平板玻璃市场空前兴旺。这也为后来的市场失控埋下了伏笔。

从1992年开始,平板玻璃价格全面大幅上扬,大部分企业都获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到1993年夏秋期间,平板玻璃行业的效益达到了顶峰。产品售价与成本的关系,许多企业曾达到二比一,个别品种甚至达到三比一,比其它行业的效益高出几倍,平板玻璃企业成为各地方的财政支柱。如此丰厚利润的诱惑,在社会上造成平板玻璃远不能满足市场需求的错觉,由此在全国范围内形成一个大上玻璃项目的热潮,建设玻璃项目被许多地方作为振兴经济的主要手段。大多数玻璃企业受价格和经济效益的牵动,盲目追求生产线数量的增长,想尽一切办法扩建或异地改建新的生产线。而国外一些大集团也看好中国市场。一些跨国公司,如法国的圣哥班,美国的PPG、加迪安、日本的旭硝子、板硝子、中央硝子,英国的皮尔金顿等专业公司都积极在华投资建玻璃厂。于是全国出现了大上浮法玻璃生产线和大上小平拉玻璃生产线两股热潮。到2000年末,全国共有浮法玻璃生产线64条。而小平拉生产线总数在热潮中曾经一度达到450条以上在这两股热潮中,尽管国家有关部门在1995年6月下达过文件,决定对在建和开展前期工作的浮法玻璃项目进行清理。但由于采取措施不够坚决有力,再加上当时平板玻璃销售形势尚好,没能对那些不符合国家有关项目建设程序规定的项目进行有效的控制,尤其是对于置国家产业政策和有关法规而不顾,只重视眼前经济利益的小平拉玻璃项目,没能从根本上得到控制。在供过于求的情况下,玻璃价格大幅度下降,最低时仅为1993年时的一半到三分之一。整个行业的效益迅速下滑,除少数具有优势的企业可获微利或勉强保本外,多数企业在亏损的状况下艰难经营。

这种情况从1995年冬季开始,延续了三年多的时间。在新一轮优胜劣汰完成后,整个行业的效益终于开始回升。在市场竞争日益加剧的情况下,各企业开始围绕着市场、成本、价格、质量等方面进行较量,确有优势的企业生存下来,处于劣势的企业被逐步淘汰。从积极的意义上来说,这有利于平板玻璃企业的改组、改制,有利于形成几个在国内外有影响的玻璃公司,有利于玻璃企业经营方式由粗放型向集约型转变。

仍有隐忧

我国平板玻璃的年产量在改革开发后每年均以较快的速度递增,到1989年首次超过美国,跃居世界第一位,并一直保持至今。1995年全国玻璃总产量是1.57亿重量箱,较1989年时的产量增加了1倍,比年产量排世界第二位的美国竟高出一倍。在这以后,随着市场价格的不断下滑,产量没有进一步增长,基本稳定在1.6亿重量箱左右。这个数字也相当于新中国成立至改革开放前28年的产量总和。

然而,绝对数字反映的仅仅是表面现象,与国外相比,我国的玻璃行业仍存在隐忧,主要表现在:

全世界目前有浮法玻璃生产线180余条,其中我国就有64条,占世界总产量的四成;美国全国有45条浮法线,年产玻璃7000万重量箱,但全国只有6家浮法玻璃制造公司;日本年产玻璃3000万重量箱,但制造商只有3家;英、法两国都是只有一家公司。唯独我国有最高峰时的618家公司、680条生产线;美国著名的PPG公司每隔500公里建一个厂,14条浮法线分别建在14个州。而我国仅洛阳市就有5条浮法线,秦皇岛市也有十几条不同类型的玻璃生产线,河北的沙河市是我国最大的小玻璃生产地区,仅这么一个县级市居然就曾有过180条的“小平拉”生产线。近十多年来玻璃现货价格走势国内平板玻璃的价格一般是随着产销情况而变化着的。到八十年代中期以前,国内平板玻璃产量小于平板玻璃的需求量,那时平板玻璃价格是呈刚性的。但到了1987年随着平板玻璃企业的增加,平板玻璃的供需矛盾得到了缓和,平板玻璃市场从1989年第四季度开始,在当时执行压缩“楼堂馆所”建设的政策时出现了库存积压。企业为了生存下去,不得不压价销售,经济效益大幅度下降,处于十分困难的境地。1991年12月国家建材局向全国发出了严格控制平板玻璃产品生产的通知。这是国内玻璃行业出现的第一次危机,其本质在于有效需求不足。

随着1992年启动的新一轮经济周期的到来,在建筑装修、房地产热的直接作用下,玻璃行业迅速得到升温,迎来了货紧价扬、效益倍增的最好机遇。到1993年夏秋期间,平板玻璃市场价格升到了历史最高点,利润超出成本一至二倍,成为国内最赚钱的行业之一。于是全国各地迅速形成建设玻璃生产线的热潮。然而经济规律是无情的,在1993年热潮中投资的大批玻璃生产线经过两年多的建设周期产品一起上市时,市场无法消化突然出现的这么多的玻璃供给,玻璃价格从1995年底开始滑落,最低时稳定在1993年高峰时的一半以下的价位。在1997年,玻璃全行业出现了超过13亿元的亏损。这是国内玻璃行业出现的第二次危机,其本质在于绝对性的供过于求。

经过三年多的优胜劣汰和国家建材局行业规范文件的制约,到1999年中期,占全国产量近三分之一的小型玻璃厂和质量不高的小玻璃生产线关闭不少,供求关系得到了新的均衡。2000年开始,玻璃市场价格大幅回复到合理价位附近正常波动。

从图中我们可以看出,进入2000年,全国玻璃市场的价格有了较快速度的回升,前三季度全国40家大中型玻璃企业出厂算术平均价格上升了30%,而且到第四季度还有进一步上涨的社会需求动力。全年玻璃市场价格季节波动不大,呈稳定上升态势。这是在1999年中期价格跌破高点区域一半以上后发生的大转折。上市公司财务分析由于玻璃行业自1995年底已经连续三年半持续低迷,各上市公司在1999-2000年度均未有股本扩张,5家公司的总股本和流通股都没有发生变化。然而,随着全行业在2000年中转折性的好转,在总资产变化不大的情况下,5家上市公司主营业务收入在年度中期实现了平均18.9%的增长,经济效益发生了本质性的变化。5家公司主营业务利润增长53.46%,净利润同比大增333.95%,中期每股收益增幅为182.83%。尽管1999年中期基数较低,但是仍不能否认玻璃行业在这一年中发生的根本转折。

我们再进一步从财务数据上证明上述判断。2000年中期行业内平均每股净资产为2.34元,较1999年中期的2.23元仅增长4.76%。但在净资产几乎没有怎么增长的情况下,5家上市公司实现了主营业务利润率28.27%的增幅,更为可观的是行业净利润率达到了215.56%的增长幅度。同时,在存货周转率变化不大的情况下,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均有了30%以上的增长,反映了行业经营能力的提高。


 
图片报道
相关评论